炸金花怎么出老千 > 法神直播间 > 第四百五十三节:异端

第四百五十三节:异端

        听到“诺曼”这个名字,在场的三位龙族心中都是一动,城府最浅恨不得把所有心思都写在脸上的秦昊更是面露异色,忍不住向诺曼看了一眼。?随{梦}小◢.1a不过好在酒馆的环境实在太嘈杂,人太多,光线又昏暗,在场的又都是一些市井粗人,所以倒是没人看出什么来。

        听到有关自己的消息后,诺曼适时地露出好奇之色,问道:“你说的诺曼,是不是那个圣者诺曼?”

        正在散播着谈资的是隔壁桌的一个黑人大叔,四十多岁的样子,身形是草原男人中少见的肥胖体形,看来是日子优渥,平时不需要做什么劳作。

        这些在酒馆中散播谈资的家伙最喜欢的就是别人倾听他们的说话了,越多人听越兴奋,此刻听到诺曼恰到好处地接上了他的话茬,他的眉头立刻跳了起来。刚巧他那一桌也有个男人适时地问了一句:“不是说那位圣者大人是父神的使者的吗?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变成通缉犯了?老兄你的消息到底可不可靠啊?”

        看来他们并不认识,只是拼桌的。

        之后,那张桌子上又有两人6续附和起来。

        “是啊,我听说那位圣者大人可是受到教会表彰的,怎么会突然通缉犯了呢?”

        “你可不要乱说啊,诋毁圣者小心被教会的人抓去当成异端来审判了。”

        众人的参与让那个被酒精刺激过的肥胖黑人大叔愈加亢奋了,酒都不喝了,直接把手中的杯子往桌子上一放,大声道:“就是那个诺曼了!不过圣者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他现在背叛王国,勾结龙族,还在龙族中当上了大官,所以教会已经在全国范围内通缉他了,他也不再是圣者了!”

        草原上的这些游牧部落的生活方式确实落后。

        诺曼这个圣者出道到现在好说歹说也一年的时间了,换做中部和北部地区,早已家喻户晓了,但是在酒馆中却还有一些人懵懂不知,追着身边的人问“诺曼是谁?”“圣者是怎么回事?”等一系列问题。另外一些“消息灵通”之辈,知晓圣者诺曼事迹的家伙,听到这个消息后则是满脸震惊,纷纷表示着自己的惊讶。

        “我听说圣者大人简直就像是父神那样仁慈,品性无比高尚,怎么会背叛王国呢?”

        “据说那位圣者大人为了拯救几百位无辜平民的性命,燃烧了自己的身体为他们带路。这样一位爱护人民的人怎么会做出勾结龙族这样的事来呢?”

        “我听吟游诗人说过这位圣者大人的故事,说他曾经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救赎了一整个城市的罪孽之人,他的品德毋庸置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呢?”

        ……

        也是在这些人的讲述下,酒馆内那些还不知道圣者诺曼是谁的家伙才对诺曼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那个肥胖黑人大叔见到众人纷纷质疑他的话,也不着恼,只是大口灌了一口麦酒后猛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激动地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所以说,这才是最可怕的!”

        他的一脸横肉都抖动了起来,可见他现在有多激动了。

        “教会已经宣布了他的全部罪行,就让我给你们一一说来吧。”

        “没错,他在方济领的时候确实曾经以一敌万,击退过想要袭击圣女使节团的庞大盗贼团,可是在那一战中,他是在一头亡灵巨龙的帮助下才击退了那些盗贼的!”

        “在杰贝尔丹纳的时候,他也确实击退过强大的邪恶法师,可是事后才知道,原来那些所谓的‘邪恶法师’是宫廷**师,他们当时正在追杀两个偷偷潜入王国境内的龙族,诺曼杀死了那些英勇的宫廷**师,救下了两个龙族!事后他却隐瞒了真相,利用他强大的法术扮成一副拯救万民的模样,迷惑群众。”

        “在杜阿拉的时候,也是几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龙族制造了漫天的雪灾,然后再由他来出面化解掉这场雪灾,这一点杜阿拉之战中幸存下来的居民都可以作证,他们都看到了当时天空中的巨龙。而经过诺曼的口中,这自编自导的戏码却成了他再一次拯救人民的舞台!”

        ……

        诺曼听着听着,眼神微微一动。

        这人对于他的事迹了解得倒是挺详细的,再从他所陈述的“事实”、此处的地缘来推断,方相如很可能确实已经把他出任龙族司徒的消息放出去了,而这些都是教会对此做出的反击。

        那肥胖大叔说了半天之后,左右看了看,神秘兮兮地来了一个疑问式的总结性言:“你们有没有看出这些事件当中的共同之处在哪里?”

        消息不流畅的大草原上,这种谈资可是难得的消遣,因此诺曼他们周围这片渐渐安静了下来,听着这肥胖大叔在说故事。现在一听到肥胖大叔问,立刻有人自告奋勇地回答了起来:“都有龙族出现!”

        这两人像是唱双簧一样,那人一回答,肥胖大叔就迫不及待地又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是!”

        “在诺曼的迹事件中从来都不缺乏龙族的身影,这是一条重大的线索!教会也是遵循着这条线索追查了下去,才现,原来在诺曼身上所生的一切都是龙族策划的,目的就是为了推高诺曼在教会中的地位,最终有一日将他推上教宗之位,然后放龙族入境,对王国动战争!”

        “说实话,龙族的阴谋确实很成功,诺曼已经成为了圣者,照这样下去,他们确实很可能推动这位假冒的圣者登上教宗的位置,不过还好教宗睿智,及时揭穿了龙族的阴谋,诺曼也因此不得不退回了北地之境。”

        这么“复杂刺激”的破案过程一揭晓,现场顿时哗然一片,刚刚才安静下去的环境顿时又嘈杂了起来,人们不是在感慨着那些龙族的阴谋有多么阴险卑鄙,就是在感慨着教宗是多么的睿智,连这么“精妙”的诡计都能看穿。

        不过听着周围这些人的话语,诺曼觉得酒馆中的家伙才是真的“睿智”。

        酒馆内众人在教宗大人的睿智中沉醉完了之后,又开始纷纷唾骂起那位招摇撞骗的圣者大人来,可是就在此时,一个不甚和谐的声音响起了。

        “这会不会是龙族的诡计,特意要离间王国和圣者大人呢?”

        这把声音很清脆,在这片满是酒精浸泡过的含糊语言中很具有辨识度。

        诺曼向声音的方向看去,见是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干瘦黑人孩子,样子很中性,头很短,看不出男女来,最大的特征是一双眼睛特别亮。

        这孩子倒是聪明。

        诺曼看着那孩子,心中如此想到。

        他也和那孩子的想法一样,不过想得更深入一些。

        诺曼想到是,方相如的这一招离间计使出来,教宗对此就一定会深信不疑吗?堂堂教宗,总不会连一个孩子都不如吧?方相如能看到自己的力量价值,留下过自己更多足迹的王国领土上的教宗应该也能看到,更别说自己在奥古斯都除了力量价值外,还有大量的群众基础,教宗怎么都要好好考虑一下的吧?怎么会这么快就把自己的详细罪状都列出来了,而且看样子是准备彻底打死了?……

        诺曼觉得,父神教在这个时间段上针对自己所采取的策略应该处在试探性阶段才是比较正常的。

        还是说除了方相如的放料外,还有什么别的东西促成了父神教如此决绝的措施?

        ……

        听到这孩子的话语之后,周围的人群声又是一滞,那肥胖大叔一脸不满地朝着那孩子看去,大声道:“教宗大人是多么地睿智,这究竟是真的还是诡计难道他会分不出来吗?还要你这个孩子来多嘴!去去去,小孩子赶紧出去,酒馆不是你来的地方!……”

        周围人等也纷纷对着那孩子哄闹起来。

        面对众人的哄闹,那干瘦孩子嘴巴一撇,看样子很是委屈,双脚却是生了钉,终究没走。而此时,一个虚弱的声音从诺曼耳边传来。

        “亲爱的,你觉得是这是事实还是诡计?……”

        是哈莉特,因为酒馆内太嘈杂了,她现在正附嘴在诺曼耳边耳语着。

        诺曼本来想随便应付一下的,但是眼角扫到了哈莉特那虚弱却嘴含笑意的幸福模样,他原本将要出口的话语到了嘴边又重新咽了下去,换成了另外一句:“一半事实,一半诡计。”

        而就在诺曼这句话出口的同时,吧台那边也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

        “狗屎!明明是因为神明降下旨意揭示了诺曼的伪圣者身份!”

        这一声立刻把所有人的目光从肥胖大叔身上吸引转移了过去,诺曼也不例外。

        他看到,声音的来源是一个坐在吧台旁边的中年男人,此刻正侧坐着,一张左脸朝向诺曼,是纯正的草原黑人模样,除了一个大大鹰钩鼻有些特殊外没什么别的特点。

        神明降下旨意?..

        鹰钩鼻男人的这句话勾起了诺曼的兴趣。

        这鹰钩鼻男人似乎知道更多的事。

        肥胖大叔见到有人竟敢骂自己的话是狗屎,原本就因为酒喝太多变红的面庞愈加泛红了,气得大声叫道:“什么神明?你不要随口乱说,污蔑神明!”

        那鹰钩鼻男人则和气急败坏的他不一样,不紧不慢地道:“你的消息也太不全面了。你说的那些确实存在,但根据教堂沙荼木牧师的话语,是有神明亲自在白山降下了旨意,宣判诺曼为异端,教宗大人才会万分确定那个诺曼并不是真正的圣者,只是一个阴谋的产物。”

        “神明亲自降下旨意!”

        “神迹又出现了?”

        “诺曼的那些传说不算的话,这应该是千多年来第一次有神迹出现在人间了!”

        ……

        酒馆内再度人声鼎沸起来,人人兴奋地拿着那鹰钩鼻的消息作为谈资互相讨论着,再佐上一口麦酒,这滋味别提有多爽了。

        神明?

        诺曼闻言,一怔之后眉头微微一皱,向陈清河看去,刚好陈清河也和他心有灵犀,正向他看来,两人的视线一下子就对上了。

        诺曼想要看看陈清河是否知道些什么,陈清河却想要看看诺曼是否知道些什么,这是他们这对结拜兄弟从对方的眼神中分别看到的东西,这使得他们俩面面相觑了一番后,最终只好各自收回了目光。

        不知道为什么,诺曼这一瞬间突然想到了沈岱宗带他们回来的时候,说白山正在冲霄关加紧部署的消息。

        凭直觉,他隐隐觉得白山的那番异动似乎就和这所谓的“神明降下旨意”有关……

        从现场这些醉酒佬的口中,显然是再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所以诺曼继续和身边的人搭讪,凭着他这一年来被圣殿骑士团所锻炼出来的出色话术,顺利地又掏出了很多他想要知道的消息来。

        “终究还是兰德尔殿下成为了新的国王,我早就这样说过!”

        “别忘了辛西娅殿下依旧还是摄政女王,兰德尔陛下终究还是要受到他这位姑姑的制衡的。”

        “只听说过国王年纪幼小会需要摄政王辅助,兰德尔陛下都几十岁的人了还令摄政王同存,实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两个国王同时在位,这在王国两百年的历史中还真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辛西娅殿下只是摄政女王,要我说,不出三年的时间她就要退下去了。”

        “我反而觉得最终的胜利属于辛西娅殿下!”

        ……

        在父神教的支持下,兰德认顺利战胜了老国王埃德加的三个儿子,登基成为了奥古斯都的新国王,辛西娅继续摄政,双王并存,圣者沦为通缉犯……

        诺曼万万没想到,炸金花怎么出老千:在他入北地之境后的这短短两个月时间内,王国内就生了这一连串的大事,比之前的大半年所有大事加起来还要爆炸。

        也不知道是约好的还是巧合,龙族新皇刚诞生,人类这边新皇也诞生了,奥古斯都王国的政治格局进入到了新的局面。而和这些大事比起来,这些人口中所透露出来的一个消息就小的不能再小了。

        “那个流放到大草原来的老家伙叫哈迪,听说以前是个大人物。”

  http://www.lthhi.com.cn/0_971/24381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thhi.com.cn。炸金花怎么出老千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
炸金花怎么出老千